<span id="vmrlh"></span>
        <optgroup id="vmrlh"><em id="vmrlh"><pre id="vmrlh"></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vmrlh"><li id="vmrlh"></li></optgroup>
      1. 系主任致辭


        哲學乃大學之靈魂,眾學之根本

        大學之為大學,不在其學廣而無所不包,而在其學通而無所不達。眾學中者,唯哲學為至通之學,是以,哲學乃大學之靈魂,眾學之根本。無哲學,則大學失其精神而為技校,眾學喪其根基而為器術。人類有哲學而始有學園;自大學興于中古,哲學系必與焉。蓋此之故也。

        何以謂哲學為至通之學?西人曰:哲學乃愛智慧之學。智慧為神所獨有,而人不有之,然吾人卻可向往之,追求之,以使自己近乎智慧而成就完善與卓越之自己。然則,如何追求智慧、向往智慧?唯追問智慧之問題也。何謂智慧之問題?萬物之始基,世界之本原是也。

        哲學興于自然哲學而始于自然中尋求始基,探尋本原,蘇格拉底-柏拉圖為之一變而轉向人間事務,奠定哲學之正道。這一轉向并非問題之轉變而放棄探尋世界之本原,實乃轉換研究本原之路徑:唯有通過真正的人自己,才能與事物本身相遇而通達萬物之本原。因此,自蘇格拉底始,哲學既為本原之學,亦為認識自己、成就自己之學。從此,本原與自己為哲學之兩端,而理執其中。真正的本原之學,必是成己之學,反之亦然。此亦孔子所謂“為己之學”“成己之學”之本意,因為唯有能立大根大本之學,方可立人而成其己。

        實際上,世界本原問題的提出,就像一道光芒從人類心靈世界劃過,照亮了萬物,也召喚了人類對自身身份的意識與追問:在這個世界上,人究竟處在什么位置上?人在何處能立定自身?這在根本上意味著人類試圖越過紛繁不定的在場性事物去尋找可以立定自身的確定性與可靠性。而這種確定性與可靠性終究只能是基于絕對性的存在,因為只有絕對的一或絕對的存在,才是真正可靠的。在這個意義上,追問本原問題實質上乃追尋絕對者的問題;本原問題的提出意味著人類開始了對絕對與自身的覺悟。

        人類除了以哲學-思想的方式追尋本原外,通常還以宗教的方式覺悟這一絕對。不過,并非所有文化、所有民族都達到了對絕對的覺悟。就古代民族而言,只有四個民族在人類的早期對絕對的本原有系統而深度的自覺,這就是古希臘、華夏、猶太與印度。他們因對絕對的本原有深度的自覺而各自開辟了具有世界意義的歷史,人類的全部歷史就運行在他們開辟的軌道上。在這個意義上,他們乃是人類四個本原民族。他們以對本原的追尋與自覺而擔當起了人類特殊的使命:以絕對的意識與絕對的原則馴服世間一切權力,以維護普遍道義于歷史之中。

        如果說后兩個本原民族更多是以宗教的方式去面對絕對者,那么華夏與古希臘則主要是以思想的方式去領會與守護絕對者。在這個意義上,華夏與古希臘都屬思想性的本原民族,因為他們都是以理性自省的方式去追尋、理解與守護本原。這種理性自省式的本原之學,華夏謂之“經學”,謂之“形而上學”,謂之“大學”,而希臘名之曰“哲學”或 “元物理學”。名相相異,其理可通。

        作為本原之學,哲學實乃經天緯地、立心立命之學。哲學的使命首先不在探究一國一族之興衰,而在立定世界之根本而明天下普遍之理于普天之下。是以,今日之哲學,若要承擔起自己的使命,不僅當窮通古今、貫通未來,亦且當會通世界普遍之學,達乎天下普遍之理,以安天下人人之心。因此,今天在中國從事哲學研究,不僅需要堅守傳統經學之明明德于天下的普遍主義精神,更當以一個本原文化民族的開放胸襟去面對和消化綜合了希臘與希伯萊這兩大本原文化精神的西方哲學,使今天在中國的哲學研究不是簡單地重溫國故,甚或返回先秦,而是以綜合、會通四大本原文化之精神為己任,構建今日天下之“大學”。

        清華大學哲學系自其醞釀及誕生起,就以納新、開新、立新之姿態出現,自覺自任哲學在今天之使命。納新而有王國維、梁啟超最早之德國哲學研究、美學研究;開新而有邏輯學學科在中國大學之確立;立新而有金岳霖之《知識論》、《論道》,馮友蘭之《新原人》、《新理學》,張岱年之“分析的唯物論”等,“清華學派”因之立。自本世紀初復建之后,清華哲學系更以自覺之意識接續“三新”之精神,以促成自由之思想自任,以造就思想精英自期,以成就思想策源地自勵。清華哲學系愿與天下哲學界同仁共赴哲學之未來。

        黃裕生

        2014年9月22日

        前任系主任致辭


        清華大學哲學系古老而又年輕,其所經歷的從誕生到輝煌到中斷、繼而猛然再生的曲折路程,堪稱一部跌蕩起伏的哲學命運交響曲,其間所蘊涵的高昂與低回、雄渾與尖厲、悠揚與急促、以及有如鳳凰涅磐的律動,不僅清晰地傳達了近世以降中國哲學啟動和行進的沉重步調,而且也讓我們隱約地聽到了人類在漫漫“愛智”( Philo-sophia)途中鏗鏘的空谷足音。

        作為中國現代大學兩個最早的哲學系之一,清華哲學系同鄰居京都的北大哲學系分享了中國現代大學教育史上開創新型人文學統和中國哲學教育譜系的殊榮;作為1952年“院系調整”的技術策略要素,清華哲學系又戲劇般地成為了北大哲學系的構成部分,然而,這卻并非大學間自由競爭的自然結果,而是某種人為配置的歷史結局;今天,作為清華大學復興文科的戰略步驟和重要成果,清華哲學系踏著21世紀人類文明與文化行進的節律,在短短幾年間卓然重建。

        一個古老的經典性人文學科系在短短的80余年時間里,竟然呈現如此豐富而獨特的生命韻律,即使飽含滄桑巨變的陣痛,也依舊堪稱一部動人心魄的精神歡樂頌! 我想說,所有投入并為之奉獻的愛智者們都是這一獨特文化共同體生命詠嘆的音符,都有足夠的理由為她光榮的歷史和強健的新生而感到驕傲!金岳霖、馮友蘭、張岱年....一長串卓越的名字是她光榮歷史的重音符,他們奠立了清華哲學的基調,也確立了邏輯學和中國哲學的知識教育譜系,因此他們才有資格置身于20世紀中國哲學家的名人堂前列。

        而今,來自五湖四海的清華哲學繼承者們志愿跨越時間的斷層,接過先賢的衣缽,立足廣闊而紛繁的世界,投身百炯競帆的激流,廣結善緣,深入堂奧,續寫“清華哲學”的當代華章!

        清華大學哲學系復建伊始,我曾在《清華哲學年鑒》(創刊號)的“主編序言”最后撰寫一聯。在此,我愿將之抄錄如次,以表當今清華哲人的心意:

        世紀滄桑,滄海桑田正當。論道古今中外,現代邏輯稱典范;貞元六書一絕,傳承理學寫華章。不著風雨,不著漂泊,不著荷塘呈妙景。光大儒家道德,禪祖慈悲,老莊自然。中焦我舊邦開生面,中焦此帷大。賞門日月,日新月異猶可追?;I謀南北東西,人文譜系述淵源;肇始千禧再興,創造輝煌擔重任。甘于拓荒,甘于寂寞,甘于故紙走邊緣。勁培馬列薪火,杏壇智慧,科技才俊。且借陳釀煮未來.且吟且沂。

        最后,我謹代表清華大學哲學系全體,向海內外哲學同仁和一切關心清華哲學的人們承諾:清華哲學將永遠學習歷史、立足時代、關切今天的中國與世界、面向人類的未來,面對一切哲學的存在與存在的哲學意義,忠實地履行“愛智”的天職。

        敬致

        真誠的握手和崇高的敬禮!

        萬俊人教授



        欧美日韩中文字幕视频,欧美日韩中文字幕一区二区高清,欧美日韩专区在线观看,欧美日韩综合aⅴ,欧美日韩综合第一页
            <span id="vmrlh"></span>
            <optgroup id="vmrlh"><em id="vmrlh"><pre id="vmrlh"></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vmrlh"><li id="vmrlh"></li></optgroup>